2021年4月23日

赛车微信群-CBD里还有图书集市?图书编辑亲自摆摊儿

作者 admin

大望路附近的郎园vintage文创园,图书市集又热闹开张了。两天半的时间里,168家出版机构的编辑亲自摆摊儿,以书会友,书香氤氲CBD。这不是郎园头一次和书相遇。过去几年,园区不断拿出珍贵空间开办图书馆和书店,举办文化艺术活动,还主动走到居民身边,带领他们一起享受阅读的美好。

书市上人流如织。

■现场

500多位编辑“练摊儿” 读者和编者有温度地交流

记者来到郎园vintage文创园,图书市集摆在了户外,一个个白色帐篷充满了文艺气息。一顶帐篷就是一个出版机构,有三联、理想国、中信、磨铁等知名出版社,也有小型独立出版工作室,500多位图书编辑在帐篷里纳客。年轻人们戴着口罩,在帐篷之间穿梭流连,不少摊位被人群围拢,想购书得排队。据统计,两天半时间,共有约1.2万人来到市集现场。

一位编辑在开张首日就欣喜地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4小时,我们带来的书就卖光了。明天上新,想买的赶快来哦,要是卖完了,提我名儿也不好使了!”

编辑亲自摆摊儿,是郎园图书市集最大的特色。郎园内容运营相关负责人常好告诉记者,图书订购会上摆摊儿的大多是经销商,所以场面有些冷冰冰。“我们希望把市集做成一个思想交汇和情感交流的平台,所以请图书编辑亲自摆摊儿,面对面和读者交流。”

“您就是这本书的编辑呀,久闻大名,咱们在豆瓣上私聊过。”“新书什么时候能翻译完?我一直盼着呢!”“我认真拜读过您编的书,对其中一处有些疑问……”在摊位前驻足,总能听到这些真诚动人的对话。

“作为编辑,我们把书当作自己的孩子。我很想知道,到底是谁在买、谁在看我的书,也很希望跟读者有交流。”三联一位编辑告诉记者,线上交流显得单薄粗暴,但在市集上,双方可以有深入的观点表达。

两位年轻人认真共读一本书。

■缘起

拒绝文创产品 一切只为静静阅读

“2019年第一次做市集时,我们心里也没底。”常好说,CBD寸土寸金,往来穿梭的人们都很忙碌,到底有没有人愿意停下脚步翻翻书、跟编辑聊一聊?况且,人们早已习惯了数字化阅读,还有多少人愿意线下购书?第一场市集办下来,反响不错,在业内也一炮打响。

如今,郎园vintage图书市集已连续三年举办4次,一次比一次规模大。今年的图书市集,一共来了168家出版机构,“我们主要甄选的是高品质的文学、艺术类出版机构,包括80%的出版社,10%的独立书店,以及10%的出版设计工作室,就是为图书做美编装帧的机构。”常好说,出版机构都有备而来,很多还拿出了自己的宝藏书、爆款图书。

和许多其他图书市集不一样,在郎园书市里找不到书以外的文创产品,这里的一切,主题都围绕着书展开。在图书市集的北侧,一个不大的房间大门紧闭,里面正在进行一场手工制作图书的课程。项目负责人于子童告诉记者,在这场手做书课堂上,一位老师手把手教十位报名者,胶粘手缝,亲手把纸张制作装帧成一本精美的书。“课程价格不菲,但大家的热情出人意料,这10个名额也是一开放就被抢光。”于子童说。

为了丰富市集内容,郎园书市并没有引入文创产品,而是开设了更有深度和参与性的文化活动,如思想剧场、读者沙龙、作家公开课和手工做书课程。

■开放

打开文创园围墙 给居民带来丰富文化供给

在郎园vintage逛一逛,文学和艺术的气息扑面而来,人们的脚步自然而然慢了下来。整个园区里有4家书店和图书馆,每周都有多场文化和艺术活动上演。

“CBD缺什么?写字楼、咖啡馆、高档餐厅都不缺,可文化空间在这里就算奢侈品了。”在附近工作的白领刘晨说,他经常忙里偷闲,去郎园挑几本好书,这就是他繁忙日常中难得的“诗和远方”。

朝阳是文化大区,文化机构数量和文化产业产值均居全市之首,也是全国唯一的国家文创实验区所在地。“文创园既是产业园,也是文化事业的载体,它们不但服务企业,也服务居民和社会,更深层次地融入了城市的更新发展。”国家文创实验区相关负责人说,实验区将持续推进园区社区化,鼓励园区开辟出体育场馆、城市书坊、美术馆、电影院、博物馆等综合性公共服务空间,支持举办文化节、文创市集、图书市集等文化消费活动,为社区居民提供丰富的文化供给。

如今,越来越多的文创园打开围墙,拥抱城市,给人们带来丰富的公共文化供给。

市民在郎园书市体验手工制作书籍。

“外地同学来北京,你会带他们去哪里玩儿?”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范周时常这样问自己的学生。孩子们的回答五花八门,但最热门的选择竟不是景区和公园,而是充满个性和文艺气息的文创园。

喜欢当代艺术的人来北京,时间再紧也得去一趟798艺术区;要体验创意设计,751D·PARK肯定不会让人失望;若是想听文学大师课、看话剧,郎园Vintage必须有一席之地……

■更多书香阅读

带居民读书做活动 陌生邻里共识共融

在朝阳东坝,另一处文创园郎园station也与书结了缘。

“每到危机时刻,都有一个人及时出现,他就是——爸爸超人!”在郎园文化管家的带领下,十余组亲子家庭共同阅读绘本《哒哒哒爸爸超人》。这样其乐融融的亲子读书会,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出现在东坝乡的城市书屋。很多家住东坝的人,也因此结识并成为朋友。

2019年夏,东坝乡政府与辖区文创园首创·郎园station合作,由园区派出三位文化管家常驻乡里,为居民提供专业化的公共文化服务。乡里请来“文化管家”,这可不是心血来潮。“东坝是个有文化、有底蕴的地方,最早可以追溯到东汉时期。”东坝乡党委相关负责人说,近年来随着城市飞速发展,鸡犬相闻的村庄拆迁上楼,很多新居民来此置业,导致居民关系变得疏离,文脉也有些松散。乡里希望以文化的力量凝聚居民,可年复一年,社区活动总是唱歌跳舞打太极“老三样”。

年轻、热情、脑子活泛的管家们,为乡里带来了新气象。很快,手绘民俗地图《漫步在东坝的旧时光里》传遍了居民的朋友圈,扫二维码就能了解地区的14个历史故事。居民脱口秀每月上演,陌生的邻里借此相识。去年疫情期间,管家们还在喜马拉雅平台上线了《阅读在地》音频节目,带大家在家读书,目前已更新近200 期……“我们通过‘线上音频内容+线下交互刊物’的方式,宣传东坝乡的文化生活。”项目负责人曲彦臻说,在线上串联民俗、文学、音乐、戏剧,沟通了彼此陌生的邻里关系,实现了从共识到共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