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4月24日

怎么找pk10赛车信誉微信群-侠客岛:协议“说撕就撕”?疯起来的澳大利亚连自己人都打

作者 admin

这两天,澳大利亚当着整个国际社会的面,把任性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4月21日,澳外长声明称,澳联邦政府决定废除此前该国维多利亚州与中国签订的“一带一路”合作谅解备忘录及框架协议

消息一出,舆论哗然。有学者直言,如果说此前澳方种种作为是在将中澳关系逐步引向冰点,那么如今,澳方释放的信号已非常明确:该国政府已完全置两国关系于不顾

澳大利亚外长佩恩(图源:外媒)

 一

维多利亚州地处澳大利亚东南角,首府是澳第二大城市墨尔本。长久以来,中国是该州最大的贸易伙伴

2014-2015年,维州与中国的双边商品贸易额达204亿澳元;2016年,维州发布《中国战略》,拟在未来10年内深化与中国合作,向中国出口更多商品,以吸引更多中国投资,创造更多就业岗位。

该战略发布2年内,维州对华出口额从65亿澳元快速飙升至100亿澳元;中国对维州投资占中国对澳整体投资中的比例也从2014年的8%升至2018年的25%;旅游方面,中国赴维州游客的年过夜消费额一度高达27亿澳元,中国游客贡献了维州旅游消费总额的1/3。

这样快速升温的双边合作背景下,2018年10月,维州政府与中国发改委签署共建“一带一路”合作谅解备忘录。一年后,双方又进一步签署框架协议。

根据该协议,维州将与中国在高端制造、生物技术、农业技术、应对人口老龄化等领域开展一系列合作,同时在基建领域紧密协作,推动中企参与维州大型基建项目,甚至探讨了联合设立“基础设施加速器”的可能性。可以说,协议是双方互利共赢的绝佳契机。

就是这样一个生机勃勃、面向未来的协议,却被澳联邦政府以“不符合澳大利亚外交政策”为由给否了。

2016年,维州发布《中国战略》。图源:外媒

澳联邦政府撕毁协议显然不是心血来潮。事实上,这是一次处心积虑的行动。

维州与中方签订协议之初,澳总理莫里森曾猛烈抨击称“维州此举削弱了联邦政府引领外交政策的能力”“有关举动让维州卷入一项事关国际关系的重要事务”

同时,澳多名政府官员以“不透明”为由,公然反对该协议。时任澳内政部长、鹰派政客达顿称“该协议明显不符合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”;更有官员将这一协议污名化为“中国的宣传策略”,称“共产主义政权价值观与澳方差异明显”。

这还不够。为从法律层面“合理”推翻协议,2020年12月,澳联邦国会通过全新《对外关系法案》,该法案要求,州政府等各级政府、机构须将与外国签订的协议提交澳外交部及情报部门审核,联邦政府有权否决新增及已签署协议

即便澳政府声称此法案“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”,但各方普遍认为,这是在为撕毁维州“一带一路”协议铺路。

这不,该国政府头一次启用这项法案赋予的否决权,就瞄准了中国。甚至有媒体预测,接下来,西澳、南澳、塔斯马尼亚等地已经与中国签订的系列协议,也难免被撕毁的厄运

2018年,维州州长安德鲁斯与中国驻澳大使成竞业交换“一带一路”合作谅解备忘录。图源:中国外交部网站

事实上,对于中方提出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澳联邦政府近年来的态度反复无常,近乎癫狂。

2014年访澳期间,习近平主席在澳联邦议会发表演讲,提出“大洋洲地区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自然延伸,中方对澳大利亚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持开放态度”。2015年6月,澳方提出“北部大开发”战略;同年7至8月,时任中国驻澳大使与澳贸易部长,接连表达了“一带一路”与“北部大开发”的对接合作意向。随后,中澳双方宣布建立对接工作小组。

但这之后,澳大利亚的态度就开始急转直下——

2016年,时任澳总理特恩布尔在与中国领导人的两次会晤中,均未明确提及有关对接工作,直至2017年2月,在中澳外交战略对话中,时任澳外长才改口重提合作;

2017年末起,澳大利亚仿佛笼罩在“新麦卡锡主义”阴云之下,该国境内出现大量“中国留学生间谍论”“议员接受中国赞助论”等“中国威胁论”变种。澳政府更以“国家安全”为由,收紧对中国投资项目的审查,并禁止华为参与5G建设;

2018年2月,在参加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时,澳政府提出,计划与其他三国建立“一带一路”替代品;

2019年11月,澳大利亚正式加入美国发起的“蓝点网络”计划(Blue Dot Network),该项目意在“对全球基建项目进行评估及认证”,被外界视为是抗衡“一带一路”。

短短几年,澳大利亚的态度就来了个大转弯,并最终给“一带一路”披上了一层国家安全、意识形态的“妖魔化”外衣。

(图源:凤凰新闻)

四 

澳政府撕毁“一带一路”协议后,维州墨尔本某电台与澳外长的一段对话耐人寻味。

主持人:为什么要撕毁协议?佩恩:因为影响了澳大利亚国家利益。主持人:影响了什么国家利益?佩恩:国家利益有很多种,我们也废除了与叙利亚、伊朗签订的协议,并未针对中国。主持人:所以中国影响了什么国家利益?佩恩:国家利益必须要和外交政策一致,维州不应与中方签订协议。主持人:除了这点,“一带一路”究竟影响了什么国家利益?佩恩:国家利益是我们最看重的,当然我们也重视和中国的伙伴关系。

一通绕口令,就是说不清楚到底这协议损害了什么“国家利益”。当然,西方政客历来如此,咱见怪不怪。来自国际社会的一组数据或许更能说明问题:

2018-2019财年,澳大利亚32.6%的商品及服务出口到中国,远高于澳出口的第二大市场日本(13.1%);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总额是对日本的2倍有余。

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显示,澳大利亚2020年经济萎缩6.7%,面临30年来首次“衰退风险”,但该年前9个月,澳大利亚依然有40.5%的商品出口到中国,澳大利亚每13个工作岗位就有1个与中国有关。

另据摩根斯坦利预测,“一带一路”或将带动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股价上升13.5%,有关合作将给澳洲带来极为可观的投资和贸易额度。

有的岛友应该还记得,澳商务部门曾“卖惨”,说“打不通中方电话”,好像看上去贼委屈。但大家同样看得清楚:一段时间以来,澳方在新疆、香港、南海等中国地区事务上从未停止对中国的恶意攻击,做尽破坏政治互信之事。

本来,维州对华关系友善,原是中澳关系未来回温的一个窗口。但澳联邦政府在对华事务上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搞破坏,顾头不顾腚,自然使本就严重困难的中澳关系雪上加霜。先前枉顾国计民生,事后“卖惨”又有何用?

中国驻澳大利亚公使王晰宁有句话说得好:“中国不是一头奶牛,人们不该想着在中国正值盛年时挤奶,最终再密谋将其宰割。”

如果澳大利亚政府觉得当年在澳大力投资的中国是奶牛,现在可以宰了牛,那未免太拎不清自己了。用中国网约车司机的话说,“你搞清楚自己的定位没有?”